热点美食网 小吃 在茴香豆里品味绍兴

在茴香豆里品味绍兴

走在绍兴城间,眼睛很快便适应了整座城市灰蒙蒙的格调。几次出游,走在各个城市间,早巳被白瓷砖、黄色琉璃瓦、摩天大厦以及天幕一样的玻璃晃得眼花,难得看到整个城市都是这种优雅、严肃、温冷的灰。手里握着刚下车就匆匆跑到报亭买来的城区地图,目光到处,画着旅游标记的地方到处都是,不禁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,不知何去何从了。踌躇间,拦人问路,行人告知:“安昌古镇最佳!”于是按图索骥的上了大巴士,随车出城区,看着田园、农舍,不知不觉间,售票员便催促我:“安昌站,下车!”攥着背包下了车。入眼的第一感觉就是绿,能够看到这么清清翠翠的绿,不禁心旷神怡。绿色来自连片的垂柳。垂柳间,那古老的牌坊上用篆书写的“安昌古镇”四个字,也的确是古色古香,走过竹制的围廊,穿行在柳阴深处,其中的怡然自得却非人人能够体会。徐徐前行,柳树间,已露出古镇一角。却见街口人声鼎沸,不禁凑了上去。只见一个方形戏台,台上旦净丑粉墨登场,悠远的越剧如此真切近在眼前,吟唱在耳畔,老人、小孩、游人挤满了前台的空地,台上演的是《血衣》的大悲剧,胡琴的凄绝,唱腔的回婉,让人心一阵阵往下沉,心里也随着剧中人凄凄然起来,但手里按着相机的快门,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直到换场休息,我才起身出了戏场。当我走过屋廊的时候,我发现,我已走进了想象中的,不知在梦里见过几次的“江南水乡”了。所谓“小桥、流水、人家”。诗人诗中的意象正是我眼前的风光景致。两排古色古香的屋宇夹着一条狭长的流水。两岸由数不清的各式石桥相连,灰瓦和木制镂空雕花的门窗,沿水相峙,尽古朴之极致。理所当然的,在水里看到了一只只乌蓬船来回穿行。《越绝书》记载“越,水行而山处,以船为车,以楫为马。”越,指的是越族。越族人以舟代步,在这块水网密布的土地,乌蓬船自是不可缺少的。除船本身外,梢公也是十分独特,头戴着尖顶的乌毡帽,怎么看,怎么有味道。一位热情的梢公招呼我上了他的乌蓬船。于是我便真正的走进了水乡里,像是进了某位大家的水墨画里一样。悠悠的乌蓬船,载着左右顾盼的我,穿过一座座拱桥。水旁堤坝,生着绿苔,是古老的黛色,两边的小街,向我展开的则是一副生活场景。一个妇人,提着个拖把,迈下临水的台阶,在水里哗哗的洗着;小孩子撵着只猫,飞一样的窜过小桥,跑到街的那边去了;半米高的堤岸上,围着个小圈,圈养着两只肥鹅,冲着游人不断地伸脖子……梢公是个有意思的人,有一搭没一搭地用着半生的普通话和我这个外乡人聊起来。我怂恿他来段越剧,他便哼哼叽叽的来了一段《桑园访妻》,实难想象,这位看起来像鲁迅笔下的成年闰土的梢公,唱起越剧来,那一颦眉,一抬手,也有舞台上小旦的味道。水路快到头时,我接过梢公手里的船桨,借了他的乌毡帽,请人帮忙照了一张相,权当做了一回绍兴人。离船上岸,依着临水小街,边上店铺林立,一般均为居住房兼做店房,有卖绍兴腊肠的,有卖手工制的布鞋、小竹杯的。这布鞋倒真正是“千层底”。一针一线的纳底、做鞋面都是那位头戴乌毡帽,围着棉布围裙的老鞋匠用他的针线,在老花镜下完成的,柜台上一双双陈列着各种式样、各种花色的布鞋,煞是好看;做小竹杯的更有的瞧了,我远远望见一木匠,坐在街边,脱了鞋用脚踩着一截竹筒,手里握着工具忙碌着,等我走近,一只竹筒杯已经做好了。我特地让他留下一圈竹纹,买下这独一无二的竹杯子。店家女儿伶俐地跑过来在杯子上盖了个印章,盖的却是“绍兴安昌张箍桶”,“张箍桶”三个字让我玩味无穷,我装做恍然大悟地摸了摸那扎着小辫子的小姑娘,说:“呀!原来你就是九斤姑娘啊!”小姑娘腼腆地笑着躲进房里,而她父亲却依然在忙碌,“呵呵”地憨笑着,手里忙着刨竹屑,脚上已撒上了一层绿沫儿。继续上路的时候,背包已经重了不少。突然天下起了细雨来。我抬脚进了一家叫“孔乙己茶馆”的小店,光线黯淡,三排老旧的桌子,泛着幽幽的光泽,想是有相当年头了,客人不多,看到我进来,老板迎了上来。这位老板甚有商业眼光,他的“包装”行头是:一身长袍,留着山羊小胡子,头发已有一定长度,想是要蓄出一根辫子来,与银幕土的孔乙己倒真有几分相像。我要了一碗茶,便在条凳子上坐下,老板大概看我像个学生,便主动与我搭讪,聊他的茶馆,聊他也同样在上大学的儿子,还指着墙上挂着的镜框给我介绍他们茶馆曾经拍过某某电视剧,镜框里还有专门报道老板下岗再创业的。热情的店家,替我续了茶,便笑吟吟地去接待刚到的客人了。心里叹到:“现如今的孔乙己果然不同凡响,不但自己不用再为无钱买酒而苦,反到是开起茶馆来了。”门前便是水路、石桥,乌蓬船穿梭而行,摇橹之声不绝。微雨飘渺,清茶一杯,茶虽非名品,倒像是老家乡间人们待客的山里茶,味微涩而有回甘,清香萦绕,却是值得反复回味。我正沉醉其间,忽闻酒香扑鼻,循味望去,邻桌客人早已沽了一盅酒,要着一碟茴香豆,正美滋滋地吃着、喝着。我倒有豪情推杯换盏,怎奈独行在途,不能尽兴。虽心有遗憾,但给老友捎上一点,也是好事。简易的塑料瓶装上三斤绍酒,一斤茴香豆。细心的老板用塑料袋装好,我原本简单的行李终于让我有点不堪重负了。背着大背包登上回程的大巴,安昌在身后已越来越小,回忆游程那婉转缠绵的越剧,那吱吱咯咯、晃晃悠悠的乌蓬船,那顶乌毡帽,那香远十里的绍兴老酒,甚至于几粒茴香豆,都能品出绍兴味儿来。这么一个文化底蕴如此深厚的地方,似乎空气中都流动着古老的味道。虽古,但不陈腐,一种悠远,一种亲和力,就像偶然回了一次乡间的老家一样,舒坦自在。大巴在土路上摇摆,而我则又和周公一起,游回到安昌的画图里去了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热点美食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news.xcxrd.com/xiaochi/6529.html

作者: 好吃的小编

上一篇
下一篇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meiliao888@163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